本会动态

“时代新人说——我和祖国共成长”全国演讲大赛太原...
发布时间:2019-08-31 13:52:28来源:大力菠菜-大力菠菜app-大力菠菜官网点击:73

  本文原标题:《“时代新人说——我和祖国共成长”全国演讲大赛太原启动仪式讲述者发言摘编》

  张慧一剑封喉地沟油任飞(太原市公安局刑事技术警察、火锅英雄)

  你可曾担心过,红彤彤的火锅油是否安全?的确,单靠眼睛谁也无法判断,但我通过自己发明的小小的试纸可以让其立现“原形”。试纸虽小,我给了它一个响亮的名字:地沟油快检试纸条。

  我是一名刑事技术警察,由于工作的原因,我亲历过许多由地沟油炼制食用油的现场。地沟油中黄曲霉素的毒性是砒霜的58倍,但地沟油的检测却是世界难题,因缺乏定性依据,许多犯罪分子逍遥法外。

  在一次执行任务中,我查封一家涉嫌贩卖地沟油的粮油店时,看着成吨的储油罐中流出褐色散发臭味的地沟油,突然觉得自己不能只是查封,最重要的是要找到一种检测方法,彻底对地沟油说不!

  自此之后,实验室就成了我比家更熟悉的地方。白天工作,晚上试验。脑子里一遍遍回想着的是犯罪嫌疑人交代的地沟油炼制方法,扳着指头数着实验室十几台仪器到底哪个能揪出地沟油,行走坐卧,吃饭洗澡,无时不想,脑子里只有三个字:地沟油。整个人就像着了魔一样。

  记得一次吃火锅,朋友说:你不是在搞个大项目吗,你也给咱说说这锅油它是不是地沟油。我苦苦一笑,夹了一块肉狠狠地嚼起来。哎呦,好麻!原来是不小心吃了一串绿藤椒。这一麻,突然把我麻醒了——地沟油都是规模炼制,主要来自于火锅等“重口味”的餐厨废弃用油。如果能从地沟油里面检出调味品,不就能对地沟油一剑封喉吗?

  经过上千次的反复试验,我终于确定辣椒碱就是地沟油的”身份证“,只要找到它,就能揪出地沟油。这种方法通过了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的验证,被国家卫计委确定为地沟油检测法,并向公安部、质监和工商总局等国家十一部委推广使用,在多起公安部督办的地沟油炼制食用油案件中起到关键证据作用,抓获犯罪嫌疑人80余人,涉案金额2000余万元。2017年1月,该方法获得全国公安机关改革创新大赛金奖,我荣立个人一等功。

  雪线邮路,我一生的路其美多吉(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四川省甘孜县邮政分公司邮车驾驶员)

  我跑的邮路叫“雪线邮路”。冬天,最低气温超过零下40摄氏度,路上的积雪有半米多深,车子一旦陷进雪里很难岀来,积雪被碾压后,马上结成冰,就算挂了防滑链,车辆滑下悬崖、车毁人亡的事故也时有发生。夏天,会经常遇到塌方和泥石流。山上的碎石路,很容易爆胎,换轮胎特别费劲,近百公斤的轮胎,换下来要一两个小时。每次轮胎换好,人已经累瘫了。2012年9月的一天,我开着邮车返回甘孜。晚上9点多,路边冲出一帮歹徒,拿着砍刀、铁棒把邮车团团围住,我冲到邮车前,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就一阵乱打乱砍,我被砍了17刀。

  出院后,我的左手和胳膊一直动不了,就连藏袍的腰带都系不了。很多人觉得,我就算活下来,也是个废人。在几乎绝望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位老中医,他教了我一套破坏性的疗法,每次自行拉扯治疗时我都痛得浑身是汗。就这样,硬是把已经粘连的肌腱活生生地拉开了。

  几个月后,身体基本恢复,每天看着来来回回的邮车和同事们忙忙碌碌的身影,我坐不住了,是组织和同事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得懂得回报。于是,在第6次提出申请后,我重新开上了邮车,回到雪线邮路。

  2017年9月26日,这条路上的鬼门关——雀儿山终于开通了隧道。我开着邮车,作为社会车辆代表第一个通过,以前过雀儿山需要两个多小时,现在只要12分钟。我不由感叹,祖国太伟大了!

  30年来,我从邮车和邮件上,看到了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变化。我所驾驶的邮车从最开始4吨,换到5吨,再到8吨,到今天的12吨;邮车上装的是孩子们的教材和录取通知书、报刊和文件,还有堆积如山的电商包裹,我知道这些都是乡亲们的期盼和藏区发展的希望,是伟大中国梦实实在在的成果。

  总书记说,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我会继续努力奔跑,做雪线邮路上的追梦人。

  带发的“修行人”于灏(太原市天龙山文物管理所所长)

  去过天龙山的人,都知道那里石窟林立、古迹众多、风光秀美、空气清新。但是,如果在天龙山待一年、十年、甚至二十年,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我于1997年调入天龙山文管所工作,至今已有22年。从一名29岁风华正茂的青年到如今已是知天命之年。回首这8000多个日日夜夜,酸甜苦辣交织,我有着太多的记忆和深刻的感受。

  多年来,我每周要在山上工作、居住5天,遇到大雪封山,那就20多天回不了家。没有暖气时,常常因火炉熄灭被冻醒。下雪山路中断,毎日三餐都是土豆、白菜。我经常说,自己就是带发的“出家人”。

  忘不了,阴雨连绵,我和同事冒雨查看石窟、巡视大殿、排除险情;大雪纷飞,大家站在没过膝盖的积雪中清理着蟠龙松树冠上的落雪;忘不了,凌晨两点,手握铁锹与偷盗树木的歹徒对峙;忘不了,雪天上山,车辆突然失控、滑出30多米,旁边就是百米悬崖;我更忘不了,山区着火,我和同事肩扛灭火弹急速奔赴火场……

  20多年岁月中,我也有过失落和彷徨,特别是顾不上照顾家人的愧疚。但是景区的日新月异和文物事业的蓬勃发展,给了我继续前行的动力和信心。

  上世纪20年代,天龙山石窟遭到了大规模的盗凿,大量文物流失于国外。想到这些,我心痛不已。经过努力,我最终与美国芝加哥大学达成了合作协议,联合开展天龙山石窟数字复原项目。在整整6年的时间里,经过多次的沟通和协商,终于在美国、日本、英国等9个国家,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大英博物馆、东京国立博物馆等27座博物馆中,采集到了108件天龙山流失造像的三维扫描数据,完成了11座主要石窟的数字复原工作。2019年,天龙山石窟数字复原国际巡展之旅将开启。该项目也是中宣部中华文化走出去重点推广项目。这是国际上第一例该种类型文物的大型数字复原巡展,它将作为太原、山西乃至中国的一张靓丽的文化名片,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文化基因唤醒人赵旭(太原市第十二中学高中语文老师)

  说到文化,作为一名语文老师,我也曾有过困惑。几年前,我在市里的一堂公开课上讲“《诗经》文化”,课堂上,我引领着学生进入了那个“风雅颂,赋比兴”无比灿烂浪漫的诗歌世界。课后一位听课老师来找我交流:“赵老师,您讲的文化是真精彩,可这个东西高考会考吗?”

  他这一问,几乎问出了所有老师的心声。对此,我回答:“我所讲的“《诗经》文化”是之前高考从未考过的。但是,我要讲,因为我知道,那个能影响人一生的东西从来就不是什么考试重点,而是有文化的教育。”

  回顾教书十余载,我发现在一些课堂上,很难再见到文化的影子,老师每天乐此不疲,只做一件事情--研究各种考试技巧。这哪里是在做教育?如果教育忘记了初心,那么孩子丢掉的将是他自己!

  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43次提到了教育,79次提到文化。这是时代的呼声啊!总书记曾经深情的讲道: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正在逐步推进的高考改革已经处处体现着民族文化的闪光点,以2017年全国高考语文试卷为例,在已有的“诗歌鉴赏”分值保持不变的基础上,居然在60分的作文要求里这样写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请从以上名言中选择你特别喜欢的,谈一谈感受。

  朋友们看到了吗?高考语文改革,从诗歌文化开始了。紧随其后的便是央视推出了一系列优秀的诗词文化类节目,正所谓“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中国迎来了一个文化的春天,一个文化高度自信的新时代!

  今后我再讲“《诗经》文化”的时候,如果还有人问我,这个会考吗?我会告诉他:这个可以考,这个一定考,这个何止考!它将成为你身体不可或缺的一枚文化基因,伴随你终身。而我,正是这枚基因的唤醒人。

  零误差的“桥三代”张博君(中铁大桥局桥梁工程师)

  说起我与桥的渊源,那就得追溯到我的爷爷——新中国第一代建桥人。小时候,我常听爷爷说:我是做技术工作的,跟数据打交道,一定要敬畏质量,坚守底线!

  1955年,爷爷参与修建武汉长江大桥。在一次检查时发现引桥有个桥墩偏离设计1.7厘米。对此,爷爷选择立刻上报。当局决定:马上停工,将这个墩子炸掉重修!在第一代建桥人严谨的信念之下,武汉长江大桥成为一个传奇,通车61年,历经了4次特大洪水、88次轮船碰撞,至今仍然坚如磐石。我的父亲张建桥,是一名桥梁工程师,2008年参与修建太原的南中环桥。

  2013年,我也踏上了太原这块充满期待的土地。来到太原之后,我作为骨干参与修建了世界首座对称五拱反对称五跨非对称斜拉索桥——北中环桥和太原首座独塔空间扭索面斜拉桥——摄乐桥。由于施工难度高,正常需要两到三年工期。但为了实现“当年开工、当年通车”这一目标,我和同事们发扬了“吃三睡六干十五”的精神。3800多名建设者24小时轮班作业,经过两百多个昼夜,北中环桥和摄乐桥当年竣工通车。难度大,工期紧,质量却不能打折扣。施工中,一个定位架预埋件偏差5毫米(满足设计误差要求),思考再三,我决定要求工人重调,作业队长当时就急眼了,我耐心地解释:“我们修的桥梁将来上面承载的是来往通行的无数车辆,那里面是无数家庭和生命啊,所以必须保证品质。”于是,烈日下,大家用了整整一天时间,最终实现了定位架安装零误差!

  工作上零误差,但对家庭却差太多。刚到太原那年,父亲查出鼻咽癌,我为了确保北中环桥项目的工作快速推进,只能坚守现场。2016年1月,父亲去世,我请假回家得知父亲去世前一直向门外张望时,不禁失声痛哭……但擦干眼泪,我还是义无反顾地赶回工地。我们都是建桥人,建桥事业的接力棒已经传到了我的手中,我不仅要把这一棒跑好,还要跑得更精彩。

  奔跑吧,青春!高思恩(山西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

  对于我来说,纸箱是诞生之初的摇篮,是年幼时谋生的手段,是盛放爱与感恩的百宝箱。

  1994年7月的一天,我被遗弃在火车站,年已六旬的高奶奶把我抱回了家。奶奶孤身一人,没有工作,生活很不容易。为了养活我,她起早贪黑捡纸箱、拾废品。

  从记事起,我就知道奶奶的不容易,于是下定决心:即使身体不便也要百分努力,让奶奶以后过上好日子。

  7岁,我学会了做家务、做饭,但因为没有户口,无法走进校园。有一天,我去央求奶奶让我上学,却惹哭了她。我便不敢再提上学的事,直至有一天奶奶告诉我可以去上学了。原来,从不愿麻烦别人的奶奶,为了让我上学,下跪了不知多少次!最终,是教育局和残联帮助了我。知道这一切后,我更加地努力。寒冷的冬天,家里欠费没了电,我在路灯下把作业写完。为了替奶奶分担,校园里、上下学的路上,看到废纸箱我就拾回家。

  初中就读的学校离家很远,为节省车费,我经常跑着上下学。不知不觉中,我成为学校田径场上的短跑冠军,中考时成了班上唯一一个体育满分的人。进入高中,我被推荐代表省市参加各类体育比赛。每一次奔跑我都拼尽全力,反复地冲刺,脚底磨出了水泡,但无论多苦多难,我从不言弃。高二时,我拿到了国家二级运动员证书,是那一年山西省达级赛测试中唯一一个残疾运动员。

  2013年我考上了山西大学。2017年初,奶奶意外摔倒,腰椎骨折,近一年不能下床。当时,我正值考研备战期,每天在家中给奶奶喂水、喂饭、擦洗身体。在这样的压力下,我忍住了泪水,咬牙坚持,最终考上了研究生。

  20多年过去了,我心怀感恩,是奶奶让我活下来,是祖国让我成长起来,我将在这青春年华里,用永不停息的奋斗,回报这个伟大的时代!如果说青春注定是一场与命运抗争的比赛,我愿挥洒爱的汗水、跑出时代速度,将爱与阳光传递。

  意义的唤醒熊浩(复旦大学副教授)

  除了教学,我闲暇时通过微博回答网友们的问题,几年时间,积累了数量繁多、不一而足的答疑。可时间久了,我发现,很多年轻人会迷茫。

  如果这个问题,你问孔夫子,也许他会说:他们的肩膀上,少了几分担当。用论语里的话: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这就是为什么儒家非常喜欢山的隐喻,到了高处才有辽阔视野,可是只有聚沙成塔的负重,才能累积成远眺世界的磅礴。仔细检查那些让自己获得隆重意义感的来源——为什么春节你要团聚而因此满足?为什么国旗升起你会振奋而因此自豪?为什么同胞有难你会揪心,获得救助你会感动?个人的意义,一定嵌入在大历史背景里,一定要与大时代的真实共鸣。

  回顾1949,建国艰难,群雄环侍。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领袖们,站在天安门城楼发出了一声呼喊,他们要为中国人民的安全与尊严,也就是让我们这个民族在世界上重新站立而拼搏奋斗——这是第一个阶段,为生存的尊严去奋发。

  而到了改革的春天,那种由社会发育,由市场萌生的力量从大国进入小家,人民的生活,以目力可及、生命可触的方式在发生改善,大家意气风发,能够真正拥抱相对富足的幸福——这是第二个阶段,为生活之改善去努力。

  而今天的中国,已经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在这个起点,我们又一次举目往远方眺望--我们和聚万众之力,成浩瀚之势,努力推动民族之复兴,这是第三个阶段,为生命之绽放再出发。

  是的,从生存,生活,走向生命;从活下去,活得好,到活出辽阔与磅礴的气象--这就是新时代、大中国给我们的共同愿景。理解这个愿景,懂得这个愿景,参与这个愿景,融入这个愿景,为这个愿景一起努力,一道远行——你,才能告别失重,获得意义!

  “焊”出精彩樊志勤(太原重型机械集团公司电焊工人)

  那是2011年10月的一天,我突然接到领导的电话,说:“小樊,你现在马上到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处理发射塔架的问题。”

  赶到基地时,迎接我的是无数双焦急的眼睛。现场负责人告诉我,塔架翻板突然开裂,如不及时抢修,飞船将无法正常发射。责任人要求必须在三天内找到问题并处理好,同时对整座塔架进行拉网式检查和修复,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我顾不上多想,立即爬到70多米高的塔架上,仔细检查开裂的翻板,发现只有把十几个铰链焊接成同轴同心,才能解决问题,而操作难度非常大。为了抢时间,那几天我每天要连续工作十五六个小时。当时,戈壁滩的最低温度已到零摄氏度左右,塔架上的风速有六七级,但我感觉不到冷,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必须按时保质保量完成任务。在我的努力下,塔架修复工作圆满完成。“神舟八号”飞船发射那天,我内心充满自豪。

  当19岁的我第一次拿起送丝机和焊枪的时候,才发现工具太沉了,将近四五十斤,而要焊的东西太庞大了。为了保持操作的“稳定性”,我在家里练习“蹲”功,双腿保持不动,右手拿一个盛满水的杯子,模仿焊接时拿焊枪的动作,不让水洒出来;为了送丝流畅自如,就连吃饭的时候我都拿着筷子练习送丝的手法……在单位,我更是每天在废钢板上练习焊接技巧,一练就是好几个小时,任凭火星钻进衣服里,我依然强忍疼痛,继续埋头练习。三年后,当我把焊缝焊成笔直的鱼鳞纹时,心里由衷为自己喝彩。

  2012年,以我的名字命名的“樊志勤工作室”成立,工作迎来了更多新的挑战。太重研发生产的中国名牌产品,因其中一个部件的原生产工艺材料消耗严重,致使成本居高不下。为了破解这个瓶颈,“樊志勤工作室”主动请缨,经过钻研探索,创造了一套新的连接工艺法,不仅填补了国内技术空白,而且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使成本降低了56%左右,仅此一项每年可为企业节约成本1300余万元。

  近期热点

  摄影:米国伟

  责编:白伟

  版式:张佩

  检查:谢姣姣

   本微信平台所发布的文章,除标注【原创】外均属网络转载,不代表本微信平台观点,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会立即删除。